相关文章

法律观察2019年4月(破产法专刊)

日期:2019-09-11 作者:俞扬 浏览:177

背景前提:

       
       破产,是指债务人因不能偿债或者资不抵债时,由债权人或债务人诉请法院宣告破产并依破产程序偿还债务的一种法律制度。
您曾经是否有过一些商业伙伴、朋友因为企业即将破产或已经进入了破产程序而向您借款的经历呢?您是否会对收回借款感到担忧但又碍于长期的伙伴关系或者亲友关系而抹不开面子拒绝呢?实际上,多数人往往会对该类即将破产或已经进
入了破产程序的企业敬而远之,因为这类企业几乎就是一个病入膏肓不可逆转的重症病人。为什么会存在前述情况,这主要是因为大家所关注的问题不一样。
 
 

一、处于破产程序的企业所关心的:

A、能否减少对外债务

       虽然当前企业是资不抵债,但本身的生产、
经营能力还比较完好,如果能引入一笔新的资金周转,重启生产对外经营,或许能够减少对外债务,为企业留下生机。

B、能否扭亏为盈、起死回生

 

       企业进入不可逆的破产程序以前,由债务人或者债权人提出,人民法院可以同意公司进入重整程序,这时候获得一笔资金的支持,或许能够扭亏为盈、起死回生。

二、出借人所关心的:

A、是否存在风险

       对于出借人来说,其最关心的是投入的资金有没有保障,是否存在借款本金无法回收的风险,但往往对于风险的不可预估会阻退出借人施以援手的决心。

B、能否获得收益

       出借人另一个关
心的问题就是投资行为能否获利,出借款项后能否获得利息收入。而此前法律针对该类借款也是作为最后清偿顺序的普通破产债权进行处理,这样的话,出借人基于对风险的担忧,可能不会轻易出借款项,这就导致濒临破产的企业虽有重振旗鼓之心但无法力挽狂澜,最终只能走向企业死亡之路。

新法生效前的破产企业债务清偿顺序:

清偿优先顺序 《破产法解释(三)》生效前
1 有担保的债权(仅限设立担保在先的财产)
2 破产费用
3 共益债务
4 职工的工资和医疗、伤残补助、抚恤费用,所欠的应当划入职工个人账户的基本养老保险、基本医疗保险费用,以及法律、行政法规规定应当支付给职工的补偿金(产生于<企业破产法>颁布后)
5 破产人欠缴的除前项规定以外的社会保险费用和破产人所欠税款
6 普通破产债权(以往对破产企业的借款通常属于这一类)
       那么现行法律是否给这种企业再次重生的机会?法律又如何保护对该类企业施以援手的债权人?
 

新法新规定

       2019年3月28日起,中华人民共和国最高人民法院颁布的《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企业破产法>若干问题的规定(三)》(下简称:<破产法解释(三)>)正式施行,对上述问题做出了进一步明确的规定:
       “第二条:破产申请受理后,经债权人会议决议通过,或者第一次债权人会议召开前经人民法院许可,管理人或者自行管理的债务人可以为债务人继续营业而借款。提供借款的债权人主张参照企业破产法第四十二条第四项的规定优先于普通破产债权清偿的,人民法院应予支持,但其主张优先于此前已就债务人特定财产享有担保的债权清偿的,人民法院不予支持。”
       这一规定明确了提供借款的债权人的债权可以优先于普通破产债权得到清偿
       在以往司法实践当中,法律对于出借人向破产企业所提供借款的性质没有明确规定,这导致不同法官对同一种情形会有不同理解而作出不一样的判决。通常来说,如果借款在无担保物权等优先权的情况下,法院通常会将其认定为普通破产债权,与他人的普通破产债权进行同一序位受偿。这便导致了借款人加入了茫茫“讨债大军”,疲于奔命,但最终其债权也不一定能够实现。
       但是,《破产法解释(三)》第二条对于原来的《企业破产法》第四十二条第四款做出了更加具有操作性的明确的解释,出借人向进入破产程序的企业所提供的借款可优先于普通破产债权得到清偿,也算是给广大出借人吃了一颗定心丸,使他们能够更加放心将资金借贷给处于破产程序当中的企业,最大限度上维护了债权人的利益。

 

结语: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企业破产法>若干问题的规定(三)》第二条的颁布,体现了国家对于陷入困境的企业的支持,也体现了对于对陷入困境企业伸出援手的借款人的保护,更体现了对国内企业家们殷切的支持。结合世界经济大环境以及国家政策的大背景,这一司法解释的出台对于国内经济的稳定也存在重要的作用。